每日一文阅读

悲惨命运
有些人,在拜访别人或晚上与人聊天的时候,总觉得告辞是一件很难的事。 ...
环形废墟
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谁也没有看到他上岸,谁也没有看到那条竹扎的小划子沉入神圣 ...
逐臭之夫
“逐臭之夫”字典上说:“犹言不学好下向之徒”。 ...
四个相命师
阿端双眼失明,所以村子里的人习惯叫他“青瞑端”,当年他是矿村许多人的心理医生。 ...
人们杀死了我的阿尔贝蒂娜
比我大十岁的伊万·布拉特尼(他已经去世好几年了)是我从十四岁开始就钦佩的诗人。 ...
老墓碑
在一个小乡镇里,有一个人自己拥有一幢房子。有一天晚上,他全家的人围坐在一起。 ...
老王
我常坐老王的三轮。他蹬,我坐,一路上我们说着闲话。 ...
故事终结
你既爱他,又不爱他。 故事已经结束,你却没意识到。 ...
认识世界
其实卖东西给你的人,也就是这些厂商,他们做广告做到了一个地步,就是剥夺了我们享受 ...
诗人黄昏所见
南方的七月,火红的夕阳西沉,闪烁着玫瑰色光辉的山峰,飘浮在蓝色的夏日氤氲中。 ...
沼泽地
一个雨天的午后,我在某画展的一个房间里发现了一幅小油画。 ...
谁的生命可以不受时间限制?
一切存在严格的说都需要“时间”。时间证实一切,因为它改变一切。 ...

搜索
您将离开本站并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