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菜单

门牙

太阳穿过厚厚的窗帘,照在杜克警官的房间,我们正在他的房间里。 我掏出手枪,对着他宽阔的腰部,他露出惊讶的神情。 “罗伯特,”他是,“你这是干什么?” “你觉得我在干什么?” “你在开玩笑。” “别动,...

粉红女贼

她是一个在百货公司顺手牵羊的女贼。两年以来,她总在“街上购物中心”作案,但从没被人怀疑过。她的眼睛是蓝色的,充满纯真,一双手灵活敏捷,左肩上常挂着一只皮包,不大,也不校她的行窃技术,就像以快手法变魔术...

死亡花朵

开学那一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珍妮第一次告诉我梦见花的事。珍妮是我的堂妹。那天我们经过药房隔壁的花店时,她阴沉沉地说:“我们又要接到亲戚死亡的消息了。” “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昨晚我又梦见花了,我...

恩爱夫妻

约翰.约翰逊知道,他必须杀掉他妻子。他不得不这么做。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他必须为她考虑。 离婚是不可能的。他没有正当的理由。玛丽善良、美丽、开朗,并且从来没有看过别的男人一眼。在他们的婚姻生活中,她从...

他是谁

数月前,当我在医院疗养心脏病时,经历了一次古怪而可怖的事情,那件事我困恼得无法解释。 现在,我要趁记忆还有一点,赶快把它记下来。 病情有起色之后,院方把我从一个照顾周到的病房转到一个普通单人房,它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