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菜单

无酱不欢

在餐厅吃东西时,女侍者为我在小碟中倒酱油,我一定会向她说:“多倒一点儿,我吃得又咸又湿。”对方一定笑了。 的确,我吃得很咸,嫌一般菜不够味,必点酱油不可。我的“无酱不欢”指的酱,不是花生酱或XO酱,而...

中山蛇宴

洪金宝兄到中山打高尔夫球,约我一齐去。“你知道我不打球的。”我说。“来吃东西好了。”听金宝兄说过,他在中山有位友人,极豪爽,每次他上去打球,必招待丰富之晚餐,香港吃不到者。 往九龙中港城,乘双体船,一...

酱萝卜

正愁找不到题材写作时,《饮食男女》的记者Connie来传真询问关于酱萝卜的事,启发了随想: 最初,接触到的是潮州人的萝卜干,叫为菜甫。剁成碎粒,用来炒蛋一流。潮州人认为菜甫愈老愈好,其实新鲜腌制的也不...

上海菜市场

从淮海路的花园酒店出来,往东台路走,见一菜市场,即请司机停下。到任何地方,先逛他们的菜市场,这是我的习惯。菜市场最能反映该地的民生,他们的收入如何,一目了然。聘请工作人员时,要是对方狮子大开口,便能笑...

男女之间

一个男人会花两块钱去买一件只值一块钱的东西,女人骂他蠢。 一个女人会花一块钱买到一件价值两块钱的东西,男人指出:这件东西女人买下来后丢在一边,从来不去用它。 一个女人会担心自己的前途,直到她嫁了一个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