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菜单

距离

1 她来米兰过圣诞节,想知道她小时候怎么样,他难得见她一次,每次她都这么要求。 跟我说说吧,她说,跟我说说当时怎么样。她呷着利口酒等,眼睛盯着他。 她是个身材苗条、长相漂亮的酷女孩,从头到脚都耐看。 ...

谎话

“那是谎话。”我的妻子说,“你怎么能相信这种事?她只是眼红,没别的。”她头一甩,眼睛盯着我不放。她还没脱下帽子和外套,因为受到指责而红着脸。“你相信我的话,不是吗?你当然不相信那件事吧?” 我耸耸肩,...

我坐在朋友丽塔家里,抽烟,喝咖啡,我在和她说这件事。 下面是我跟她讲的。 那是个清闲的星期三,荷伯把这个肥胖的男人带到我的服务区时已经不早了。 这是我有生以来见到过的最胖的人,尽管这样他看上去还是挺干...

软座包厢

迈尔斯坐在头等火车车厢里,横穿法国,去斯特拉斯堡看望正在那里上大学的儿子,那个自己已经有八年没见过面的儿子。八年了,自从迈尔斯和孩子的妈妈分道扬镳以后,他和男孩之间没通过一次电话,甚至连张明信片都没有...

亲爱的,这是为什么?

尊敬的先生: 我非常吃惊地收到您询问我儿子的来信,您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多年前,当事情刚露出点征兆后我就搬过来了。这里没人知道我的身份,但我担心其实都一样。我害怕的正是他。看报时我一边摇头一边纳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