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菜单

聊天时每个人都想聊自己

古古和阿男即使是在最亲密、最如胶似漆的时候,很遗憾,他们也仍然各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是世界的真相: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当阿男在投资上踩到地雷,惨赔五十万的那个晚上,如果古古正在因为月经来而整...

人头为何长得不像包子

造物者一定是好色的。造物者如果不好色,人头直接被捏成像包子一样就可以了。 先想到包子的简单明了,再想到人头啰哩啰唆一大堆的睫毛耳朵这些东西,就会感到造物者是多么的费工啊。 “如果只是为了把最珍贵的脑子...

给残酷社会的善意短信

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啊”。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啊”。人生前期越嫌麻烦,越懒得学...

脏话到底脏在哪儿

这个吵架的逻辑其实很幼稚:你肏了我妈,你就或多或少地做了我爸。那为了打败你,我只好奋力挖坟、不顾尸臭地去肏你的祖宗,这样我才能或多或少地也做你的祖宗,凌驾于你爸之上。胃口好的话,有些人愿意肏到对方祖宗...

有时候家人很可怕

如果你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那么你就会发现:有时候,家人的确很可怕。 当然,这只是有些人。 有些人的家人很可爱,有些人的家人很可怕。有些人的家人既不可爱,也不可怕,只是各忙各的,有点冷淡。而我的运气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