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菜单

洪金宝兄到中山打高尔夫球,约我一齐去。“你知道我不打球的。”我说。“来吃东西好了。”听金宝兄说过,他在中山有位友人,极豪爽,每次他上去打球,必招待丰富之晚餐,香港吃不到者。

往九龙中港城,乘双体船,一百九十块的船票,因为假期关系,被黄牛炒到三百五十一张。黄牛这件事,到今天的文明社会还是存在,供与求的需要,倒认为合理。一个小时十五分便抵达。客人入闸及出口,都争先恐后,带了一大堆东西,有逃难的感觉。

入闸管理局的官员,慢条斯理地看证件。此人长得脸青青的,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长头发,削瘦,一副金丝眼镜,吊儿郎当的,但看得出一股杀气。每本护照都像审死官一般地检阅。

才七个人,足足等了四十五分钟。在内地旅行,最好别约人等待,否则急死。我把一本带来的书翻来看,要等多久就多久,反正来了,预定一大堆时间,让他来耗好了。

另一个海关人员大概看不顺我那种安逸的态度,前来查问我看的是什么书,我早预有此招,以书示之,是一本内地出的简体字明朝随笔。此人没话说,走开了。

终于走出来,再乘二十几分钟的士,才能到中山市内。

金宝兄友人之屋,大得离奇,一共有三层楼。主人住香港,这一家是他的度假屋,空空洞洞的,剩下三位北方来的工人看守。

找洗手间,家仆说要上楼进房间内才有。上面一共有八间房,每间都有卫生设施。我不愿意爬上爬下,说用佣人房的也不要紧,他回答佣人房也没有洗手间,说完带我到一棵榕树下。“不太好吧。”我客气地。他摇摇头,说不要紧:“我们主人,也在这里小便。”金宝兄与友人打完球回来,我们就一齐驱车到横涧的餐厅去。一看,是一间很大的建筑物,屋外用大招牌写了一个“蛇”字。走进去,不得了。整个楼下摆满了一个个巨大的玻璃瓶,数百个之多,里面浸的全是蛇酒。

“先来一瓶试试。”我坐定之后说。“那些酒都是浸来备用的,夏天没蛇,才晚。现在冬天,蛇最肥,要喝,喝新鲜的。”金宝兄友人说,“你跟这里的老板去后面看看。”

到了厨房。哇!是一条黑漆漆的过山峰毒蛇,大腿般粗,十二英尺长。蟒蛇那么大不出奇,毒蛇此等体积,倒是第一次见到。

陈老板大喝一声,七八个伙计前来,各自大力地抓住蛇的一部分。说时迟,那时快,陈老板举起大刀一挥,蛇头掉地,还张着大口,露出毒牙,四处滚动。我虽然站得老远,也禁不住倒退数步。

接着,那七八个伙计把蛇身扯直,头向下,四十五度地,蛇血从截口处大量喷进一个洗脸盆中,陈老板拿了一瓶双蒸一齐倒入,这叫作撞酒。血和酒撞在一起,产生很多泡沫。陈老板用布将之隔开之后,倒入一个玻璃瓶中,刚好是一瓶浓血;其他的又用另一瓶酒对之,是次等血。

头等血是给这客喝的。人生难得有几次这种机会,我一举起干杯。不腥。以为一定有点异味,但是真的一点也不腥。“要是体内有毒,一定消除。”陈老板说。“我这地方有毒,除得了除不了?”说完,我指着自己的头脑。

“加点胆更好!”老板也跟着开玩笑。伙计们把蛇身割开,取出一个墨绿颜色的胆,胖人的大拇指般,又粗又大。用酒洗净,破开,胆汁流出,再掺酒,一干而净。听伙计说,单单是胆,已要上千元人民币。我再喝一万个,也不够魏京生的勇气。

蛇肉吃火锅,用的是所谓饭铲头的眼镜蛇,几碟上桌,说是用了四五条,再加三只山鸡滚汤。蛇肉很硬,我不喜欢,汤倒是一生人喝得最鲜甜之一。

另一大煲汤已滚好,是刚才过山峰的肉,做法简直是原始,就把蛇身斩成一段一段,熬了上桌。大家用手抓着,每段有个大富士苹果那么巨型,吃的姿式,也好像咬苹果,这次的蛇肉的确是又软又香又甜。读过佛经以及弘一法师、丰子恺等等大师之戒杀论,但残忍之心,一点也改不了。来世当和尚,修回今生的孽吧。

相关推荐

今天最好

曾经有过许多灰暗的日子,事后庆幸自己 终于摆脱了这些灰暗。许多年后,我明白 了一个道理:步入灰暗的日子,并非步入 灾难,只是身居无聊。摆脱这些日子,也 不值得庆幸,因我在摆脱了灰暗的时候, 也摆脱了日…

饿塔

日暮时分,他们看见了那座塔。 纯白色的塔很高,又尖又长,甚至高出了那些山的暗影。它在西斜的三个太阳的余辉里,在四围浓厚的暗黛山色里,像是一根又细又长的亮线。 他们仰望亮线,仿佛仰望一个沉默的希望,没有…

那人走时只有星光送他

月光,抚慰乡城的人。 明日的太阳仍会上升,在水声戳乃之中, 他们将醒来。 明日的太阳不是我的,我是乡城的异客。 难舍须舍。就连跋涉多年的我也眷念水乡 的风情,几个叫得出名姓的,暗示我已不 知不觉成为他…

梅雨之夕

文/施蛰存 梅雨又淙淙地降下了。 对于雨,我倒并不觉得嫌厌,所嫌厌的是在雨中疾驰的摩托车的轮,它会溅起泥水猛力地洒上我的衣裤,甚至会连嘴里也拜受了美味。我常常在办公室里,当公事空闲的时候,凝望着窗外淡…

忆儿时

春去秋来岁月如流游子伤漂泊 回忆儿时家居嬉戏光景宛如昨 茅屋三椽老梅一树树底迷藏捉 高枝啼鸟小川游鱼曾把闲情托 儿时欢乐斯乐不可作 儿时欢乐斯乐不可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