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菜单

我不相信有哪一个真正的摇滚乐迷没有玩过空气吉他,正如一个古典乐迷不可能没试过在家里装作指挥,随着音乐舞动双手一样。只不过我们大部分人都只是躲起来玩,觉得这是件很私人的事,就像淋浴的时候唱歌,公开示范肯定要笑掉人家大牙。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不只有人会当众“演奏”空气吉他,而且还把它当成一门表演艺术,办起了世界大赛,要在全球芸芸空气吉他好手中挑出佼佼者。他们完全不以之为耻,还引以为荣,觉得空气吉他比真吉他更有摇滚精神。

芬兰的奥卢(Oulu)是每年“空气吉他世界锦标赛”的主办地,从1996年至今,它已经产生了十二位世界冠军了。看这些冠军的表演,你会很惊讶他们的表演并不准确。也就是说,他们的动作不像真的在弹吉他,那些指法,那些拨弦,实在离现实太远,太过夸张。难道这个比赛比的不是像真,比的不是谁能把空气吉他舞弄到像一把真吉他吗?根据这个比赛的官方网站所列出的比赛规则,原来,准确只是其中最基本的标准,只有不懂行情的初哥才会汲汲于真确,最高境界讲究的是“空气感”(airness)。

什么叫做“空气感”?这就很难说了,它主要是种难以形容的舞台魅力。表演者的动作、姿态和表情不一定要配合现场播放的音乐,但要能够点燃台下观众的热情,百分百地让他们感到这把看不见的空气吉他带出了那首歌的真实感情。空气吉他的爱好者认为,上乘的演出甚至要比真实的吉他手更能表现出摇滚的内心力量。换句话说,这叫做“比真实还真实”。难怪美国空气吉他大赛的网站会在法国后现代哲学家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去世的时候特别出段讣闻了,因为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正是鲍德里亚发掘了虚拟的“美德”,指出了虚拟在后现代世界里头已经彻底吞噬所谓的真实。

这也让我想起20世纪初俄罗斯戏剧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学,他有一套训练演技的方法,直到今日还是很多演员的必修课,叫做“无实物动作练习”。举个例子,一个学员可以假想自己正在数钞票,尽管手中没有真钞,但还是得从看见钞票开始,一个动作接着一个动作地按逻辑来做,尽量达到手中无钞心中有钞的地步。这种练习的好处在于拿掉了真正的钞票之后,我们反而会更加注意数钱这个日常行为里的每一个细节。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认为:“假想物(那叠虚拟的钞票)使我们彻底地意识到了在实际生活中是无意识的、机械化做出来的那些动作。”

这种“无实物动作练习”的目的本来是为了让演员观察日常生活做什么像什么。但是慢慢地,它却能以动作唤起真正的信念,用外表的姿态引发内在的感受,使得很多默剧演员令观众发现他虽然开的是道不存在的门,但却比真实的开门动作更有说服力。空气吉他或许也该作如是观,原来是乐迷享受到音乐鼓动而生的模仿,最后却比真实乐器更能配合心里的激情。没有了吉他,手与心之间的联系反而更不受到阻碍。

相关推荐

今天最好

曾经有过许多灰暗的日子,事后庆幸自己 终于摆脱了这些灰暗。许多年后,我明白 了一个道理:步入灰暗的日子,并非步入 灾难,只是身居无聊。摆脱这些日子,也 不值得庆幸,因我在摆脱了灰暗的时候, 也摆脱了日…

饿塔

日暮时分,他们看见了那座塔。 纯白色的塔很高,又尖又长,甚至高出了那些山的暗影。它在西斜的三个太阳的余辉里,在四围浓厚的暗黛山色里,像是一根又细又长的亮线。 他们仰望亮线,仿佛仰望一个沉默的希望,没有…

那人走时只有星光送他

月光,抚慰乡城的人。 明日的太阳仍会上升,在水声戳乃之中, 他们将醒来。 明日的太阳不是我的,我是乡城的异客。 难舍须舍。就连跋涉多年的我也眷念水乡 的风情,几个叫得出名姓的,暗示我已不 知不觉成为他…

梅雨之夕

文/施蛰存 梅雨又淙淙地降下了。 对于雨,我倒并不觉得嫌厌,所嫌厌的是在雨中疾驰的摩托车的轮,它会溅起泥水猛力地洒上我的衣裤,甚至会连嘴里也拜受了美味。我常常在办公室里,当公事空闲的时候,凝望着窗外淡…

忆儿时

春去秋来岁月如流游子伤漂泊 回忆儿时家居嬉戏光景宛如昨 茅屋三椽老梅一树树底迷藏捉 高枝啼鸟小川游鱼曾把闲情托 儿时欢乐斯乐不可作 儿时欢乐斯乐不可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