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菜单

上礼拜宝琳娜在轻食区认识张宝,立刻开始每晚祷告。

“我要感谢上帝,竟然让我遇到这么好的男人!”

“张宝这名字好熟……”佳佳抓着头,“不知道在哪里听过?”

“不可能,像他这么棒的男人世界上只有一个!”

“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约一个在人肉市场认识的男人去健身房,他姗姗来迟,我就自己先下去运动。我大近视,在跑步机上看他走过来,就破口大骂:‘你怎么现在才来?还不赶快去帮我拿条毛巾?’他顺从地去拿毛巾,还带来一瓶矿泉水。我用毛巾擦干脸后瞪他一眼,才发现:他根本不是我约的那个人!”

“你认错人了?”

“我连忙跟他抱歉,他笑嘻嘻地说能为我服务是他的荣幸。接着很绅士地赞美我身材很好,没有辜负昂贵的紧身衣。我以为他要泡我,习惯性地撇开头甩甩头发。没想到他和我再见,接着走进教室练瑜珈。我心有不甘,路过他身旁丢下手帕。没想到被他旁边的色狼捡起,立刻跳起来说小姐我请你喝下午茶。”

“喔……这家伙在玩欲迎还拒的游戏……”

“不不不,他纯粹是正人君子。”宝琳娜替他辩护,“于是我在健身房外等他,为了性感故意不吹干头发。我假装把手机放在耳旁,万一他突然走出来会以为我在打电话。他出来时对我点头,我假装收讯不良把电话挂掉。我对他开心地招手,惊讶地说咦怎么会这么巧?我注意到他手上没有戒指,结束一个行程没有立刻打电话问‘你在哪里’。于是我胆大心细,说我可不可以请你喝东西——”

“你怎么可以先约他?这样你不是一开始就处于劣势?”

“你也许不相信,但当我看到他,突然间我对所有的游戏感到厌倦。那些游戏就像大富翁,不论输赢最后都是假钱。我玩大富翁盖了多少旅馆,周六夜里身旁一定有伴。但是周日清晨醒来,他们都穿好袜子说要赶去加班。”

“所以你要谈一次简单的恋爱?”

“这将是我最后一次恋爱!我已经三十多岁,手上没剩几张好牌。剩余的感情不能再随便海派,最后的王牌要赌给真爱。所以我决定诚恳地和他交往。进了咖啡厅,我点了一杯浓缩咖啡。听了他的故事,我却酩酊大醉。他是国外回来的MBA,在一家银行做外汇。他只谈过一次恋爱,对象是《长恨歌》里的杨贵妃——”

“拜托喔……这你也相信?”

“我当然相信!我闻他身上的味道,确定他滴酒不沾。他看我时还会脸红,必定人之初性本善。他下班后都回家读历史,活得很简单。他的英雄是十七世纪打奥图曼帝国的尤金王子,一生只想读书和作战。”

“一听就是骗女人的谎言!”佳佳皱眉。

“当然不是。”

“就算不是,你不觉得这种男人很无聊?”

“那你就错了。有一晚,我们一群朋友约在‘香槟’。这些人亭亭玉立,每个人都拎爱马仕的Birkin。聊天时每次讲话不超过两句,跟你讲话眼睛在瞄旁边的俊男美女。当俊男美女真的来搭讪,脸上的表情又变得玉洁冰清。我打电话叫张宝过来,他立刻爽快地答应。没有问还有谁,没有迟到一小时才大驾光临。他一进来立刻在桌上放下几颗坑坑洞洞的椰子,同桌的朋友露出嫌恶的表情。他说是在216巷的发财车上买的,是清凉降火的消暑圣品。在‘香槟’,请我们那些穿Prada的朋友喝发财车上买的椰子,你说他是不是很酷?”

“你那些朋友大概不会喜欢这种幽默。”

“但大家最后都很感谢他。”

“为什么?”

“你有没有注意,每次一群半熟不熟的朋友在pub里混,聊到最后没话讲了,大家就杵在那边。众人眼睛看着桌面,其实都没有焦点。盘子里只剩两根薯条,也抓起来狼吞虎咽。有人坐着想自己的事,有人到厕所听手机留言。有人东张西望看室内的装潢,有人小声问旁边现在几点。大家都想散伙,没有人敢说时间差不多。张宝却不一样。他观察到派对已经冷场,突然说我们去南京东路吃凉面和贡丸汤。大家高兴得差点鼓掌,为了赶快走还抢着付账!”

“多么悲惨的聚会。”

“后来他还送我回家,发现我家在阴暗小巷。于是他陪我走到门口,一直等我打开客厅的灯光。”

“然后他开始动手动脚?”

“然后他帮我把垃圾拿回他家倒……”

“真有这种男人?”

“我碰到了,我何其幸运!”

宝琳娜的表情陶醉有如新娘子,佳佳却还在想从哪里听过张宝这个名字。

“佳佳……”宝琳娜郑重地说。

“怎么样?”

“我要嫁给他。”

相关推荐

今天最好

曾经有过许多灰暗的日子,事后庆幸自己 终于摆脱了这些灰暗。许多年后,我明白 了一个道理:步入灰暗的日子,并非步入 灾难,只是身居无聊。摆脱这些日子,也 不值得庆幸,因我在摆脱了灰暗的时候, 也摆脱了日…

饿塔

日暮时分,他们看见了那座塔。 纯白色的塔很高,又尖又长,甚至高出了那些山的暗影。它在西斜的三个太阳的余辉里,在四围浓厚的暗黛山色里,像是一根又细又长的亮线。 他们仰望亮线,仿佛仰望一个沉默的希望,没有…

那人走时只有星光送他

月光,抚慰乡城的人。 明日的太阳仍会上升,在水声戳乃之中, 他们将醒来。 明日的太阳不是我的,我是乡城的异客。 难舍须舍。就连跋涉多年的我也眷念水乡 的风情,几个叫得出名姓的,暗示我已不 知不觉成为他…

梅雨之夕

文/施蛰存 梅雨又淙淙地降下了。 对于雨,我倒并不觉得嫌厌,所嫌厌的是在雨中疾驰的摩托车的轮,它会溅起泥水猛力地洒上我的衣裤,甚至会连嘴里也拜受了美味。我常常在办公室里,当公事空闲的时候,凝望着窗外淡…

忆儿时

春去秋来岁月如流游子伤漂泊 回忆儿时家居嬉戏光景宛如昨 茅屋三椽老梅一树树底迷藏捉 高枝啼鸟小川游鱼曾把闲情托 儿时欢乐斯乐不可作 儿时欢乐斯乐不可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