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菜单

“喂,你打工吗?”

K子出了车站检票口由地下通道向商店街走时,从柱子后面的阴暗处闪出一个女人突然问道。她个子很高,身着黑色长礼服,斜披着一条紫色大围巾。

“你是问我吗?”K子不由得反问道。在上下班的人流中,自己衣着普通,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她为什么偏偏叫我呢?真是不可思议。

“这个工作不错,很愉快,又可以挣钱。”那个女人像一阵风似地飘过来,身体碰到了K子栗色羊毛衫的袖子。不知为什么,K 子并没有感到不快。

“可是,我有工作,没有时间……”K子解释说。

“非得有工作的人才行。每天一小时就行,比如说,从现在开始一小时……”她那瘦削的脸上流露出异常真诚的表情,口气也由劝诱变成了恳求。K子看在眼里,心中的疑惑和警惕也随之舒缓了许多。

“一小时能干什么呢?”K子问道。对方的话吊起了K子的胃口,尤其是以每小时为单位的计算方法引起了她的兴趣。

“你,觉得我怎么样?”K子端详着她。虽然她讲话生硬,但面目端正。皮肤粗糙,但鼻梁又尖又高,在鼻翼处笼罩着悲凉的阴影。可能早过30岁了。

“好像很疲惫……”女人缓缓地点了点头,催促她继续说下去:“还有什么?”

“好像有点寂寞……”

“还有呢?”

“……想找个朋友吗?”她仰头哈哈大笑。但是,当她手扶着大柱子支撑住身体,回过头来时,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了。

“你现在干什么去?”

“回家。”

K子老实地回答道。女人转过挂在手腕上的表看了看时间说:“已经过了3分钟,从现在开始还有57分钟,请你想一想我。”

说完,她拿出一张一万日元的钞票飞快地塞到K子手里说:“这是谢礼。”

“这是为什么?”

“谁都希望这样。我们说好的事绝对不要忘了。”

她用力拉了拉K子的手,衣襟飘动着,消失在地下通道的人群中。

K子在柱子旁呆呆地停立许久,手里拿着的一万日元钞票,告诉她这不是梦。她慢慢腾腾地离开了柱子向商店街走去。似乎那个女人的情绪传染了她,她感到越来越寂寞。

“这就是打工。”她悄悄地说。

显示评论 (0)

文章评论

相关推荐

去不到终站的列车

一对男女一起三年,除了头一年过得开心之外,此后的两年都在吵吵闹闹和重复分手之中度过。三年了,两个人始终还是分不开。这就证明了一个事实: 这两个人都深爱着对方。 可是,爱情也有很多种。这一种爱情,是大家…

苏东坡传序

我写苏东坡的传记没有别的理由,只是想写罢了。多年来我脑中一直存着为他作传的念头。一九三六年我携家赴美,身边除了一套精选精刊的国学基本丛书,还带了几本苏东坡所作或者和他有关的古刊善本书,把空闲的考虑都置…

刀锋

我的确爱你,不幸的是,一个人想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却免不了让别人不快乐。 大多数人在恋爱的时候会想出各种理由说服自己,认为照自己的意旨行事是唯一合理的举动。我想不幸的婚姻那么多,就是这个原因。他们就…

谈抽烟

有人说,“抽烟有什么好处?还不如吃点口香糖,甜甜的,倒不错。”不用说,你知道这准是外行。口香糖也许不错,可是喜欢的怕是女人孩子居多;男人很少赏识这种顽意儿的;除非在美国,那儿怕有些个例外。一块口香糖得…

一个孩子的星星梦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漫步山间田野,四处游荡闲逛,脑子里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他有个姐姐,也是个小孩子,是他形影相随的亲密伙伴。他们常常终日神思遐想,对一切充满好奇。他们惊叹花的美丽,惊叹天空的高远和蔚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