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菜单

上帝把他的两个儿子耶稣和犹大唤至后花园的喷泉旁,郁闷地对他们说:“我犯了一个错误,不该创造人类,我现在准备改正这个错误,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耶稣低着头,半天说:“不妥。”

上帝说:“你也知道他们都干了什么?”

耶稣说:“知道。”

“那还有何不妥?”上帝问。

“舆论问题。”耶稣说,“您亲手创造的,您亲手毁灭,显得您也不是一贯正确,撒旦又要讲您的坏话了。”

“可是我很生气,我太生气了,很多天了,我无法熄灭心中的怒火。”喀吧——,上帝撅断了一枝开得正艳的桃花,长叹一声。

“可以问是什么使您这么生气吗?”耶稣说,“撒谎?贪婪?淫乱?——这不都是人性吗?——不这样他们才奇怪呢。”

“我何尝会同他们计较这些。”上帝叹道,“说来难为情,我也是年纪大了,有些事情便变得在乎了,他们,有些人,学我……”

上帝红着脸笑起来,耶稣和犹大也轻轻的笑。

“学得还挺像,”上帝皱起眉,“讨嫌!”

“能不能择而杀之?”耶稣说。

“杀不尽。”上帝望着人间,眼中一片茫然,“这是瘟疫,撒旦制造的,他搞不了我,就把我平庸化,他这手很高明。管,慈悲这个旗帜就打不得:不管,人就蹬鼻子上脸跟我论哥们儿,怎么做都是撒旦的套儿。——给我一个理由,饶了他们,你估计跟他们讲道理他们能听吗?”

上帝热切地望着耶稣,似乎答案就印在他那张瘦长的脸上。

“难。咱们了解他们,当他们认为自己正确时,就像顿老了的母鸡,油盐不进了。”

耶稣嘬着牙花子想了片刻,眼中露出坚定的神态:“给我一千年的时间,做他们的工作,如果到那时他们还不醒悟,您再动手。那时地狱的油锅也烧得热了,咱们挨个、细细的审他们,不放过一个坏人,也决不冤枉一个好人。——加百列!”

耶稣叫站在远处装作看风景支着耳朵偷听的天使长:“速去安排我下凡之事。”

耶稣跟着加百列匆匆而去,路上还能听到他们商议的直言片语:“中国就算了,找一个人少的地方……”

上帝回过头来注视犹大:“你一句话没说,你总是这么沉默,你和你哥真不是一个性格。”

“您认为我哥这是个办法吗?”犹大垂着眼睛小声道。

“不是办法的办法,明知不可为而为,这就是你哥那一盆火似的性格,也算咱们一家对人仁至义尽了。”

“他们会杀死他的。”

“这正是我要的,你以为杀人很容易吗?我要他们先动手。”

“父亲,怎样才能使您的怒火平息啊?”犹大眼里含着泪水。

“孩子,你总是心太软,要是人类中有一个像你这样谦卑的,我也下不了手。”上帝摇头,“他们太骄傲了,不证明给他们看,他们永远不会知道他们不是神,更不是这宇宙的主宰。”

“如果我能证明,与人自证:我们是人,有罪的,在神面前永远抬不起头的人,您能视为整个人类的自省放过他们吗?就让我哥代表您,而我,代表人,他获得永世的尊荣,我获得永世的沉沦。这样撒旦的计谋就破产了,人也有了永远的污点。”

犹大的眼睛像酒精一样清澈,夕阳从后面照过来,映着他那头的弹簧卷曲的金发上,好像他的头颅在燃烧。

上帝捂住眼睛,仿佛被火焰的明亮灼疼。“你会恨我吗?”他说。

犹大在父亲面前跪下,双手扶地,吻着父亲的脚下的尘土:“是您给了我奉献的机会,我把这视为无上光荣。”

“永别了,父亲。”犹大在暮色四合中离去。

上帝向儿子离去的方向伸着一只手,悲苦地叫着:“我的孩子,我的心也随你一起去了。”

俄顷,上帝的手垂下。

显示评论 (0)

文章评论

相关推荐

去不到终站的列车

一对男女一起三年,除了头一年过得开心之外,此后的两年都在吵吵闹闹和重复分手之中度过。三年了,两个人始终还是分不开。这就证明了一个事实: 这两个人都深爱着对方。 可是,爱情也有很多种。这一种爱情,是大家…

苏东坡传序

我写苏东坡的传记没有别的理由,只是想写罢了。多年来我脑中一直存着为他作传的念头。一九三六年我携家赴美,身边除了一套精选精刊的国学基本丛书,还带了几本苏东坡所作或者和他有关的古刊善本书,把空闲的考虑都置…

刀锋

我的确爱你,不幸的是,一个人想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却免不了让别人不快乐。 大多数人在恋爱的时候会想出各种理由说服自己,认为照自己的意旨行事是唯一合理的举动。我想不幸的婚姻那么多,就是这个原因。他们就…

谈抽烟

有人说,“抽烟有什么好处?还不如吃点口香糖,甜甜的,倒不错。”不用说,你知道这准是外行。口香糖也许不错,可是喜欢的怕是女人孩子居多;男人很少赏识这种顽意儿的;除非在美国,那儿怕有些个例外。一块口香糖得…

一个孩子的星星梦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漫步山间田野,四处游荡闲逛,脑子里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他有个姐姐,也是个小孩子,是他形影相随的亲密伙伴。他们常常终日神思遐想,对一切充满好奇。他们惊叹花的美丽,惊叹天空的高远和蔚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