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菜单

一进单位就发现今天与往日不同,似乎于死气沉沉中有了一些生气。好几个同事的脸上都洋溢着莫名的兴奋,莫非要加工资了?我暗自猜测。

“知道吗?昨天厂门口压死了一个人!”小王看见了我,忙不迭地告诉我。原来如此,我们这个城市每天都会有人死去,又有什么可以兴奋的,我有些不以为然。“这是我亲眼看见的,那脑袋压成了馅饼,红的白的流了一地……”小王肠胃不好,说到这一节已经一脸痛苦,胃里的早餐似乎准备喷涌而出。我连忙退后了几步,好在他忍住了,然后依然执著地坚持把经过讲完,我不由得想假如他在工作中也这般锲而不舍恐怕早就成为某一方面的专家了。“怎么报纸还没来!”张大姐在那边已经问了第三次了,往日她是不看报的。“那人三十多岁,听说是对面厂下岗的,生活很困难……”小李走了进来,带来了最新资讯,要知道她每个月做一张简单的统计报表都得磨蹭好几天。“那倒也好,反正活着也不如意。而且他死得也干脆,假如成了植物人,或者缺了胳膊少了腿不是更难受吗?”张大姐替死者的父母想开了。“而且撞他的是‘奔驰’,车主很有钱,估计赔个十几万没问题!”小李的资料看来比公安局的还详细。“是吗?我表弟去年被一辆农用车撞死了只赔了一万,真是太不公平了……”那边一直没有参与进来的老刘颇有些不平,于是大家觉得那人死得值,撞车也得选值钱的撞,这也是社会经验。报纸来了,果然有与此有关的小新闻,于是又掀起了一场讨论高潮。我忽然觉得少了些什么,往日最喜欢掺和这些事的老马哪里去了?一找发现他独自在角落里坐着,闷闷不乐,我顿时有些肃然起敬,还是老马心肠好……“昨天这事是我第一个看到的,都怪我平时不看报,等我找到报社电话,晚了!人家都报了料了。打一家报纸100元,打4个就是400啊!”老马比死者家属还悲痛。下班时经过厂门口,我看到经过清扫的马路上隐隐还有些血迹,仿佛在告诉人们昨天有一个人在这里死去了……

显示评论 (0)

文章评论

相关推荐

去不到终站的列车

一对男女一起三年,除了头一年过得开心之外,此后的两年都在吵吵闹闹和重复分手之中度过。三年了,两个人始终还是分不开。这就证明了一个事实: 这两个人都深爱着对方。 可是,爱情也有很多种。这一种爱情,是大家…

苏东坡传序

我写苏东坡的传记没有别的理由,只是想写罢了。多年来我脑中一直存着为他作传的念头。一九三六年我携家赴美,身边除了一套精选精刊的国学基本丛书,还带了几本苏东坡所作或者和他有关的古刊善本书,把空闲的考虑都置…

刀锋

我的确爱你,不幸的是,一个人想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却免不了让别人不快乐。 大多数人在恋爱的时候会想出各种理由说服自己,认为照自己的意旨行事是唯一合理的举动。我想不幸的婚姻那么多,就是这个原因。他们就…

谈抽烟

有人说,“抽烟有什么好处?还不如吃点口香糖,甜甜的,倒不错。”不用说,你知道这准是外行。口香糖也许不错,可是喜欢的怕是女人孩子居多;男人很少赏识这种顽意儿的;除非在美国,那儿怕有些个例外。一块口香糖得…

一个孩子的星星梦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漫步山间田野,四处游荡闲逛,脑子里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他有个姐姐,也是个小孩子,是他形影相随的亲密伙伴。他们常常终日神思遐想,对一切充满好奇。他们惊叹花的美丽,惊叹天空的高远和蔚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