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菜单

我应该活下去,但怎么活下去呢?我真想不出办法来。

我里朝外披了一件羊皮袄在动物园里转悠了半天,以为孩子们会喂我点儿什么。可他们却把小石头扔了过来,看我能不能吞下去。我真吞了一块。这时一个小男孩儿对他妈妈说:“妈妈,咱们明天还来,看它死没死?”

男孩儿的妈妈回答说:“明天它肯定死了,你没看见吗?它现在走路就已经摇摇晃晃的了。”

我挺过来后又去了一家工厂。那儿的人告诉我说:“我们这儿工作是有,但是工资没有。你能干吗?要是愿意干的话,明天就来上班吧。但是不能迟到,迟到了,就罚款。”

我又去给一个商人当保安。为了显得魁梧一些,我在衬衫里面穿了一件棉坎肩。我的工作是:老板在饭店吃饭的时候,我在他身后汗流浃背地站着;他晚上去女朋友那儿的时候,我拿着一把气枪在旁边守着。那天我的老板刚要吻他的女朋友,我无意中扣动了扳机。老板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我又去当环卫工人,刚开始人家不要我,他们说:“我们这原来有一个文学专业毕业的博士,让他上楼顶除雪,结果雪没除下来,他自己倒掉下来了!”

我一听赶紧说:“我是艺术学副博士!”

他们说:“那就另当别论了,你就去倒垃圾桶吧。”

我清理垃圾通道时,上面扔下来一个啤酒瓶子。遗憾的是,还是个空瓶子,而且正砸在了我的脑袋上。我醒来的时候在急诊室里,但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一个人过来看我一眼……后来终于来了一个医生,他认真地看了看我说:“借给我一千二百个卢布吧,我星期二还给你。”

我问:“你们星期二发工资?”

他说:“不是,是你活不到星期二!”

我说:“那你快点想个办法救救我啊!”

他说:“不行!根据统计,我们这儿每四个病人就死一个,按顺序您正好是第四个!”

我起来就跑!

我钻进了电梯,但是上面的按钮我够不到,我按了下面的按钮,结果到了太平间!太平间门口商铺、酒吧一应俱全……

太平间主任走过来对我说:“欢迎光临!”

我连忙说:“别,我还想活着呢!”

他又说:“你要是还想活着的话,你就去墓地吧。你先混进参加葬礼的人群中,然后说‘我和死者是同学’,他们就会请你去参加葬后宴。”

第二天,我换了一身稍稍体面点的衣服,混进一支送葬队伍后,我说:“我和死者曾经在同一所学校学习……”

可这个死者却是个老寿星,已经一百二十岁了。他从棺材里坐起来说:“你这个小毛孩子!托尔斯泰年轻的时候我就认识他。”

我又混进了另一支送葬队伍。这次我先看了一眼死者,他的年龄好像跟我差不多。于是我说:“我和死者共事过……”

这时候有人悄悄地对我说:“这么说你也在官场混?他就是在官场混被下属雇凶手杀死的。”

我立刻逃之夭夭。

四处碰壁,心灰意冷的我信步来到了街上。

天已经黑了,前面出现了两盏车灯……我想,既然已经走投无路了,不如快点死了算了!想到这儿,我皱了一下眉,迎着那两盏车灯就走了过去……

原来那是两辆摩托车!那两辆摩托车从我左右两边风驰电掣般驶了过去,我还站在原地……瞬间,我感觉自己仿佛获得了新生!我太高兴了,高兴得真想放声大哭!活着真好!

显示评论 (0)

文章评论

相关推荐

去不到终站的列车

一对男女一起三年,除了头一年过得开心之外,此后的两年都在吵吵闹闹和重复分手之中度过。三年了,两个人始终还是分不开。这就证明了一个事实: 这两个人都深爱着对方。 可是,爱情也有很多种。这一种爱情,是大家…

苏东坡传序

我写苏东坡的传记没有别的理由,只是想写罢了。多年来我脑中一直存着为他作传的念头。一九三六年我携家赴美,身边除了一套精选精刊的国学基本丛书,还带了几本苏东坡所作或者和他有关的古刊善本书,把空闲的考虑都置…

刀锋

我的确爱你,不幸的是,一个人想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却免不了让别人不快乐。 大多数人在恋爱的时候会想出各种理由说服自己,认为照自己的意旨行事是唯一合理的举动。我想不幸的婚姻那么多,就是这个原因。他们就…

谈抽烟

有人说,“抽烟有什么好处?还不如吃点口香糖,甜甜的,倒不错。”不用说,你知道这准是外行。口香糖也许不错,可是喜欢的怕是女人孩子居多;男人很少赏识这种顽意儿的;除非在美国,那儿怕有些个例外。一块口香糖得…

一个孩子的星星梦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漫步山间田野,四处游荡闲逛,脑子里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他有个姐姐,也是个小孩子,是他形影相随的亲密伙伴。他们常常终日神思遐想,对一切充满好奇。他们惊叹花的美丽,惊叹天空的高远和蔚蓝…